丰满的少妇XXXXX青青青,八戒八戒视频在线WWW观看,在线观看AV永久免费手机

    <nav id="fdzhq"></nav>
  1. <tr id="fdzhq"><span id="fdzhq"></span></tr>

      <wbr id="fdzhq"><pre id="fdzhq"></pre></wbr>
    1. 四川作家網 > 閱讀 > 詩歌
      龔學敏:雪山下(組詩)
      來源:《四川文學》2022年第8期 龔學敏 編輯:駱駝 時間:2022-08-26

      《砼》

      農耕時代黑夜的大氅,被燈光

      刺得破綻百出

      人們在流水線上不斷仿制故居

      把年代涂黑

      如同冒牌的黑鉆石

       

      打吊針的銀杏,被金屬的圍欄

      捆成一口痰

      像是樓頂上的人忘掉的童年

       

      不同的方言如污染了的潮水

      涌向正在碎片的城市

       

      用麻木面對股市的繩索,表示

      絕望

      汽車的蝗蟲,在地下室的洞穴

      吮吸石油,那些

      上古的尸體用時間寫成的石油

      像是光線自己在吞噬自己

      而地鐵是人內心的長蟲,大地

      被鉆疼

       

      巫師已經消失,砼站起身來

      舉著金屬的咒語,在風中

      被人們追隨

       

       

      《暮色中的山羊》

      成為山岡上的一面白旗,被風

      大口大口地吞噬

       

      我們把隱約望見的搖晃

      說是堅守

       

      此時

      唯有這最柔弱的干瘦,才能支撐

      暮色中的蒼茫

       

       

      《三岔湖印象》

      于水中給過往寫信。地鐵叩門

      水面的綢緞被城市

      剪開,又縫上。像是水的新生

       

      萬物皆應景。白鷺的天氣預報

      來一次

      觀景臺上的監測器便裝訂一頁

      直到白鷺的信,把農業的

      風雨寫盡。工業來臨

      我們從船上伸出的手,都是

      春天發出的芽,和訴求

       

      鯰魚在水的復印機中

      與白鷺對證

      垂釣的人透明成虛擬的空間

      分不清農耕的石獅與飛機的

      時間

       

      觀景臺的花開一次,城市的

      意味便在書中三國般

      印刷一次。演義的人們,定格在

      腳手架的三岔路口

       

      大壩沉靜

      像是無法簡化的漢字筆畫

      而我們將成新的汽車,水一樣

      被保養

       

       

      《古大慈寺》

      那時,恒河是天空遺在大地的

      一根睫毛,呵護人類的視線

       

      沙子用洗凈的身子安靜地睡著

      生活一遍遍地沉淪,像是雨水

       

      我在大慈寺的遺跡中

      翻撿出一粒

      叫作玄奘的沙礫,揉也不是

      不揉也不是。

       

       

      《夜宿大邑稻香漁歌》

      霧似寒衫,于酒做的門簾外欲進

      又止

      換過戶籍的絲竹

      斷續,抖落我懷揣的假塵埃

       

      燈光比我用力

      先人的詩句,被評論家拆散

      論斤兩賣。詩意濃處,價高

      且搶手

      比如遠處的盤飧市

      食客亦眾

       

      我在詩句的邊角料中,拼卯榫

      置茅草

      給虛偽,搭今晚的棲身之處

      余下的木塊

      給鄰居的詩人,做一副麻將

      可至天明,霧散,算是鄉音

       

      插秧機的手臂

      按平仄寫詩,不押韻的我

      立在遠處

      長也不是,不長也不是

       

       

      《天 空》

      天空已空,連雨滴的淚水都被掏盡

       

      雖然大地舉起了樹木的拳頭

      冷杉,樺,橡,椴,甚至蘋果……

      天空還是那么遠

       

      天空已空。我們的哭泣成了大地上

      新長出的雨滴

       

       

      《隔夜夢》

      腋下長出宋朝的瓷盤。懸崖上的

      高音喇叭,不停地對著新修的

      學校絮叨

      包括,剛認識的火山石。和洋槐花

       

      有人引領我在種滿玉米的坡地里

      奔跑

      直到跑完茁壯、青春,和尚未

      出生的嫩苗

      人工正在制作土壤的褐色顏料

      并且,遍布山岡

      被涂畫成親愛的大地

       

      開始鳥瞰樹枝狀的河流。一條

      曾經的魚

      誘惑我的童年,親切

      像是情人

       

      身披黑氅的陰影一直站在樹梢上

      默不作聲。雖然槐花朵朵開

      但是,我知道,它是壞人

       

       

      《魚腥草》

      用腥味的劍,與人世保持警惕

       

      生濕地,居陰處,與水為師

      一直學習低調

      以魚腥草,折耳根,豬鼻孔

      九節蓮,狗貼耳,肺形草……

      方言為名

      聚眾,而不鬧事

       

      歿后為藥,治書中漢字的炎癥

      勸人心涼一些,似水一般

       

      有武功高者,專噬腥味,做藥引

      練至陰饕餮爪

      也認命

       

      遇好事者,寫祭文如下:

      再潔身自好

      不過也只是途經人世的

      一盤菜而已

       

       

      《化 學》

      化學的聲音充斥整個城市

      商鋪門板上的油漆

      如同羽翼豐碩的禿鷲,掠過

      街道的枝上

      掛滿的行人的臉龐

       

      關上門窗的房間,給偌大的

      城市制造出無數的

      小黑暗

      像是禿鷲的卵

       

      光線,馬蜂窩似的

      畫布一樣

      在大地上,一朵朵地劫后逢生

       

       

      《冬日天橋遇僧記》

      道行越深,形容詞的負擔越重

       

      喇叭在柏油路上食葷,貪嗔

      我倆在鋼架的天橋上

      被腳下,車流的風刮著

       

      那是螻蟻們身穿的膽怯,偽裝出

      工廠里哺養出的速度,走得

      極快,走過的路

      成曠世的累

      是要償還這重的

       

      剃走的黑發,上天用雪片還你

      一刀刀地

       

      大地不堪沉默,便用腳步踩過的

      春天

      開花給我們看

       

       

      《無 題》

      吟誦聲,刀一樣掠過我的頭頂

      高岡上的青年

      彎著腰給大地唱歌

       

      而聆聽的我,多么渺小

      像是一遍遍,朝上長著的青草

       

       

      《雪山下》

      躺在平原的夜色中,一只只

      數雪山腳下這么多發霉的羊

       

      再新的鋼針,也撐不住夜幕中

      說謊的眼瞼,終會

      在眼睜睜中生銹

       

      滾落的云朵把院落砸出天井的坑

      需要多大的悲哀,大地才會濺出

      這么痛的青苔

       

      我一滑,便摸到了它的凄涼

      像是我不敢言語的

      失眠癥

       

      被我數臟的羊,聚攏在

      白日的人工草坪上

      竟然用風和日麗,一邊等飼料

      一邊譏諷我的假寐

       

       

      《奔跑的糧食》

      用還在種莊稼的村子,給通往

      郊區的水泥街道命名

      迎面而來的,多是策劃出的

      廣告童年

       

      化肥,除草劑,農藥……的精準

      代替立夏,小滿,芒種

      給稻谷定指標。拖拉機趴在村頭

      牛一樣歇氣

       

      稻谷在建設。城市招牌上

      長大的米粒

      代表胃口和未來。我把母親教我的

      米字的筆畫,拆開

      分給饑餓的汽車

      安慰它們在柏油路上的勞作

       

      蓑衣躲進天氣預報

      機械不銹鋼的手,在露天

      抱著雨水流淚

       

      不同小名的每一粒稻谷

      被標準化成麻袋運進城里

       

      遺在鄉下的,如同麻雀

      一邊啄食自己

      一邊用飛翔,把鄉愁剖給大地看

       

       

      《墓 地》

      斑鳩的叫聲,狠狠地推了女貞樹葉

      一下,落在通往墓地的盲道上

       

      撕一張日歷,日子便死去一天

      活得最久的那張,刻在碑上

      被親人們留著。如果還有親人的話

       

      天色向晚,當我想起要下雨時

      大地已經儲滿了淚水

       

       

      《壬寅端午菜市場》

      艾蒿菖蒲躺在菜市場門口收費

      辟邪

       

      即便低微到三元一束,也要

      連夜淋水

      澆詩歌包裝的保鮮劑,直到

      傳說被人買空

       

      百草皆可為藥,不止

       

      聲音虛胖的保安

      用共享單車,攜帶眾多的藥粒

      比如盒飯,比如年紀

      任服一樣,可治刮風下雨

      治油價上漲時

      與自己一樣的病,且癥狀虛胖

      回老家的車票

       

      百毒不侵的已是人世間

      艾蒿菖蒲,也得病

      也由人打農藥,由人割

      捆至市場,給粽子散裝的人生

      作心慌時的藥引

      龔學敏:九寨溝人,居成都。出版詩集《長征》《九寨藍》《紫禁城》《紙葵》《瀕臨》等,以及李商隱詩歌譯注《像李商隱一樣寫詩》。 



      丰满的少妇XXXXX青青青,八戒八戒视频在线WWW观看,在线观看AV永久免费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