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的少妇XXXXX青青青,八戒八戒视频在线WWW观看,在线观看AV永久免费手机

    <nav id="fdzhq"></nav>
  1. <tr id="fdzhq"><span id="fdzhq"></span></tr>

      <wbr id="fdzhq"><pre id="fdzhq"></pre></wbr>
    1. 四川作家網 > 閱讀 > 詩歌
      龔學敏 :自行車(十九首)
      來源:《大家》2022年第2期 龔學敏  編輯:駱駝 時間:2022-05-09

      MAIN202205051309000457943385935.png

      龔學敏,九寨溝人,居成都。1995年春天,沿中央紅軍長征路線從江西瑞金到陜西延安進行實地考察并創作長詩《長征》。已出版詩集《九寨藍》《紫禁城》《鋼的城》《紙葵》《四川在上》《瀕臨》等,以及李商隱詩歌譯注《像李商隱一樣寫詩》?!缎切恰吩娍s志社社長。

       

      老裁縫

      皮膚與陳舊的鋪板一樣松弛

      謊言,說得越多

      在城墻上便越掛不住

       

      經不住風吹的話,像是老剪刀

      被繃帶纏得蒼白

      案上的布匹形同玩偶,五彩

      如春天。刃不會因此而溫和

       

      剪出來的老式日子

      在手中妥帖得嚴絲合縫

      如何出生,便如何死去

      偶然的線頭,只會牽扯更多的線頭

      此處,須割斷

       

      老光之下,盡是放大的局部

      剪刀在布匹中行進

      被熨斗燙平的念頭

      整齊得無法抬頭

      就連聲音,也只配讓鐵發出

       

      灑水車

      身穿黑色綢衣的路燈,給自己念春風咒

      像是開在大街枝上的桃花

       

      夜晚的告密者駕駛的灑水車,越努力

      自己越輕,直到成為鐵皮空廂的面具

       

      1月7日,成都,雪景

      羽毛裹著的行人是踩死雪的

      兇手,整個城市都是刑場

      黑色的傘用障眼法

      讓新生的雪

      看不見前輩成為烈士的瞬間

       

      白紙上的證詞,被篡改成頭撞向

      大地時,流出的污水

       

      汽車掠過鋪滿活著的雪的街道

      像是撕掉紗布

      把大地的傷口

      裸露給天空

       

      冬 天

      大風刮過,萬物收拾殆盡,膽小的

      藍天,躲得那么高遠

       

      空中凍傷的鳥

      像是太陽哭泣時流下的眼淚,風一吹

      便落在了地上

       

      汛 期

      汛期來臨。走在前面的水像是天空的

      樹,坍塌的號子聲

      碾壓機般相互吞食,像打群架的

      麻袋

       

      轟隆隆的水既是鋼鐵,又是末途

      可是,我不敢說出這水要像人一樣

      會死

       

      茅臺鎮

      赤水河透明的棉襖,穿在鎮子身上

      敦厚,如舊時人家練就的書法

      僅一滴,便可于隆冬之中,寫出

      天地同春

       

      我本宋人填詞時,遺下的一只空碗

      渴過明清,至茅臺

      唯紅高粱不娶

      唯醬香劍不佩

      唯杯盞環繞,似星宿于夜空綿長

      居此鎮即為坐擁酒天下

       

      唯赤水河的筆,可以把酒字寫死

      把鎮子打掃成天空

       

      夜宿茅臺鎮

      賣燒烤的婦人用方言炒辣椒

       

      露水,把肩膀壓一下

      我就讓杯中的酒,想李白

      一次

      只是,從小未習劍

      骨頭比寫出的字還軟弱

      一個趔趄,太白的詩劍未斷

      我卻跌在粗碗中

      把月光贈我的美好折斷了

       

      上一級臺階,罰我背一句唐詩

      像是飲原漿

       

      索性坐在平仄中

      靠先人壯膽,用舊體

      給我撐腰

      夜色的悲哀,濃釅欲滯

      赤水河在動

      我只能由著它們

      把說出的話,一遍遍地洗

      然后,困在酒中

       

      大 海

      唯藍色音樂才能走遠,時間靜默

      像死一樣

       

      屋檐上的貓

      用小提琴的眼睛噙著月亮

       

      把整個大海揣在懷中的音樂

      忍不住,滴下藍色的眼淚

       

      是我們的姓氏,像是沒有根的船

       

      渺 小

      吟誦聲,刀一樣掠過我的頭頂

      高岡上的僧人,彎著腰給大地唱歌

       

      而聆聽的我,多么渺小

      像是一遍遍努力,也長不高的青草

       

      索 道

      鋼索捆綁住群山,烏鴉如迸出的

      鐵銹,用飛,把天空刺得

      藍那么痛

      烏鴉遠去,獨自在艙中的我,像

      穿著衣物的血栓

      一晃,群山就是中風的樣子

      半身不遂

      與我在天空的法庭上,相互控訴

      對方

      作為證人,缺席的烏鴉用塑料薄膜

      一邊給大地寫證詞

      一邊給自己寫黑色的悼詞

       

      過化工廠

      高速公路的彈弓把藍天彈到山后

      爬山的草沿風的走勢稀松,頹廢

       

      夕陽散落成臭雞蛋的味道,從此

      不得囫圇

       

      汽車中的我,像一塊漂浮的蛋殼

      黏在工業的清新劑上

      就是被擊碎,也與人造的蛋核脫不了

      干系

       

      烏鴉在電線桿上與氣象預報談判

      夜色越黑越稠

      亮處的火光,比烏鴉的叫聲還黑

       

      收音機循環播放的鄉愁

      像是一根浸過防腐劑的稻草

      只可用來解憂,不能拿來救命

       

      下雪天

      群山向烏云妥協

      江河向混凝土舉起的手掌的大壩妥協

      一只膽怯的烏鴉掠過冬日的松樹

       

      預言,一個個凍死在雪地

      而烏鴉,是被風刮剩下的,瘦小的

      拳頭

       

      化 學

      化學的聲音充斥城市,商鋪門板上的

      油漆,如羽翼豐碩的禿鷲

      掠過街道的枝上,掛滿了行人的

      臉龐

       

      關上門窗的房間,給偌大的城市制造

      無數的小黑暗

      像是禿鷲的卵。光明,馬蜂窩般

      在大地上,一朵朵地

      劫后逢生

       

      產 房

      幼嬰的黃疸癥像一個時代的特征

      缺乏免疫力

       

      歐洲名稱的醫院在中國式擁擠中

      用久的舊口罩一般掛在一環路的

      枝上

       

      走廊兩側廉價的西洋畫對幼嬰的

      哭聲始終保持職業微笑,包括

      不停女巫性質樣往來的尿不濕

       

      把一幢高樓篡改成廣場

      像是出生在真實的土地上,濕潤

      接地氣,而遠在故鄉的兄弟

      卻忙著給先人上香

       

      院落中的老榆樹像是走廊盡頭的漢字

      黑體的靜,大

      而過往的人,和新生的嬰兒依舊

      無動于衷

       

      掛在樓上的幼嬰

      風吹不著,他們最先看見的漢字除了

      不準啼哭的靜之外

      就是西藥盒上的漢字說明的禁忌

       

      在歌斐頌巧克力市政廳咖啡館

      暮色越來越重,夕陽像是最后一顆

      曖昧味的巧克力豆

      滴落在鎮上的燈火中。街道兩旁

      民國一樣緩慢而肥碩的

      櫻花

      讓駛過的汽車淋一滴夜雨

      心頭便緊一下,如同喇叭聲的剪刀

      正在剪碎的春天

       

      在咖啡館,人們都在偽裝春天

      可真實如是櫻花

      一開便似

      女人頭發般雍散

      而我們卻活在玻璃透明的堅硬中

       

      那些制造甜蜜的工人,工作服一樣

      潔凈,或者蒼白

       

      在上海虹橋機場吸煙處

      頻繁起降的飛機,像織布的梭子

      把虹橋纏成一處心結

       

      候機樓如巨大水泥殼的烏龜伸出的

      頭顱

      煩人的灰色蚊蠅,即便是金屬

      同樣微不足道

      比如大地,無論受多少傷害

      依舊沉穩

      吸煙處金屬樹杈的上方

      是模擬天空的玻璃

      不同口音的紙煙

      相互借火,薪火相傳

      用以印證此處曾耕種捕魚,農耕過

      文明

       

      人眾處,必然嚴禁煙火,人們

      說出的每一句話

      都怕被一丁點的火星,點燃

       

      如是童年

      村莊,圈養的植物般寂靜。水泥路的

      刀刃

      把煙火味削得干干凈凈

       

      進出的車燈全是奸細

      憑空摻假,讓我的年歲成為一截

      空心的蘿卜

       

      遠處的童年在塑料大棚里,被裁剪

      被嫁接,直到我吃不出自己的味來

      僅是一個說明書上看過的品種而已

       

      老學校的地基張開的嘴,咬著

      我識過的字不放

      可是,這些是我全部的骨頭啊

      包括軟骨

       

      一陣風刮走了那么多我倚過的樹

      灶神,土地,地雷戰,熬夜的除夕

      祖母,精神病的叔叔,偷過的玉米

       

      一砣砣的時間,被風刮散

      包括,我身上那么多的幼稚

       

      自行車

      我把自行車停在杜甫寫出的樹蔭中

      貓一樣瘦成幾根鋼條

       

      風吹過條形服,像是麻醉師

      偷偷地掃描我身上的條碼

       

      墓 地

      斑鳩的叫聲,狠狠地推了女貞樹葉

      一下,落在通往墓地的盲行道上

       

      撕一張日歷,日子便死去一天

      活得最久的那張,刻在碑上

      被親人們留著,如果還有親人的話

       

      天色向晚,當我想起要下雨時

      大地已經儲滿了淚水


      丰满的少妇XXXXX青青青,八戒八戒视频在线WWW观看,在线观看AV永久免费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