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的少妇XXXXX青青青,八戒八戒视频在线WWW观看,在线观看AV永久免费手机

    <nav id="fdzhq"></nav>
  1. <tr id="fdzhq"><span id="fdzhq"></span></tr>

      <wbr id="fdzhq"><pre id="fdzhq"></pre></wbr>
    1. 四川作家網 > 新聞 > 網絡文學
      十年來網絡文學類型發展關鍵詞:轉向 突破 融合
      來源:文藝報 | 萬芳 編輯:梁曌 時間:2022-09-30

      2012年以來,隨著網絡文學與主流文化對話的深入、網絡文學IP時代的開啟、文學網站商業模式與算法的深度融合,網絡文學的類型產生了非常多的變化。雖然仍存在著商業氣息過于濃重、創作同質化偏多、流行性與人文性難以平衡等問題,但過去的十年,網絡文學類型的發展不僅豐富了網絡文學自身的品類,也拓展了當代文學藝術表達的范式,同時也反映了這十年中的社會文化變遷。

      網絡文學的現實轉向

      2012年以來,網絡文學的一個重大變化就是其現實主義的轉向,現實主義作品在網絡文學中大放異彩。在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網絡文學大多數都發揮著制造“白日夢”的娛樂功能。隨著2012年黨的十八大的召開以及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網絡文藝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重視。知名網絡作家開始紛紛加入中國作家協會,網絡文學不再作為一種“亞文化”徘徊在當代主流文學界的邊緣,而是與當代主流思潮產生了深入的交匯與碰撞。以上種種因素使得在網絡文學創作中,現實題材得到了提倡與鼓勵?!稄团d之路》《春雷1979》《余罪》《2.24米的天際》等小說,將目光投向新中國的發展、青年人職場的奮斗、家庭成員之間的喜怒哀樂,大大拓展了網絡文學的表達空間。網絡文學由此煥發出新的生機,不再一味追求閱讀快感與標新立異,而是扎根現實生活,提升了質感與重量。而網絡文學的平民視角,也為中國當代文學中的現實主義創作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養料。

      在現實題材中,工業題材的網絡文學是其中耀眼的明珠?!洞髧毓ぁ贰洞髧こ獭返茸髌?,不僅繼承了社會主義文學中的工業題材創作傳統,也展現了新一代中國青年對新中國工業騰飛歷程的浪漫想象。更為重要的是,它不僅在文學傳統上繼承了社會主義文學,還在精神內核上改寫了當代中國流行文化中的個人主義敘事,為其增添了中國傳統文化以及集體主義的思想內涵。網絡文學的現實主義轉向展示了新的可能性,當新一代青年試圖在想象空間中建構新的價值觀以及新的審美趣味的同時,他們也在用自己的雙眼及雙手記錄著這個國家與社會的發展與變遷。

      傳統網絡小說類型的自我突破

      經過21世紀第一個十年的發展,網絡小說的類型呈現出百花齊放的繁茂勢頭。據統計,全國排名前100的文學網站一共細分出58類大的網絡文學類型,包括玄幻、奇幻、軍事、現實、懸疑、歷史、游戲等,每一個大的網絡文學類型還衍生出不同的子類以及亞子類。這些文學類型在產生之初極大地拓展了網絡文學的表達空間。但隨著網絡文學產業鏈的不斷成熟,其生產模式逐漸定型,作者和文學網站為了追求更好的數據,往往會迎合讀者口味而不斷地重復一段時間內火爆的“設定”,生產出大量墨守成規的同質化作品,造成了網絡文學傳統類型的固化。

      過去十年中,出現了一些集傳統網絡文學類型之大成的創作,這些作品突破了原有的網絡文學類型原則,在一部小說中融入不同的傳統類型,從而掙脫了傳統類型的束縛,創造出新的網絡文學類型。例如《奧術神座》與《滅運圖錄》將玄幻小說與科幻、游戲等類型相融合,突破了以往玄幻小說的“升級”套路。2014年由愛潛水的烏賊創作的《一世之尊》更是對男頻小說中長盛不衰的“升級流”類型的突破與深化。作為“無限流”的開山之作,2007年zhttty創作的《無限恐怖》曾確立了這一類型的基本模式:可以不斷升級的力量體系,不同“世界觀”的小世界以及主人公在各類小世界的磨煉中逐漸成長?!稛o限恐怖》的成功引來了無數跟風之作,無限流也逐漸被固化為不斷追逐力量的主角升級進化之旅?!兑皇乐稹返某霈F則打破了這一類型的僵化,在繼承無限流基本設定的同時,作者將中國傳統的武俠概念、仙俠元素以及宗教系統融為一體,設置了一個從金庸式的武俠遞進到神話傳說的力量體系。除此之外,《一世之尊》還在不同世界觀的小世界之上設定了一個更大的統一的世界觀,突破了傳統無限流各個小世界之間毫無關聯的設定,在世界觀結構上進行了重要創新,讓無限流這一網絡文學類型進入了新的階段?!秺W術神座》《滅運圖錄》《一世之尊》等作品以突破傳統網絡文學類型規則的方式,為網絡文學的類型創新提供了一條路徑。

      除了在融合不同的傳統網絡文學類型基礎上推動類型文學的突破以及新的文學類型的生成,過去十年間,很多作者也對傳統網絡文學類型的內涵進行了改寫與重塑。以臥牛真人創作于2015年的小說《修真四萬年》為例,這部小說將修真升級流與游戲、武俠、機甲、異形生物等元素相結合,在此基礎上展現了不同文明的碰撞,拓展了傳統修真升級流思考問題、認識世界的視野。更為重要的是,《修真四萬年》對傳統修真升級流中一切都圍繞著主角的升級以及力量提升來展開的類型模式進行了突破。在傳統的修真升級流中,講究強者為尊,主角經歷無數磨難,就是為了在力量體系的金字塔結構中不斷攀升,最終能夠成為站在金字塔尖的強者。這種類型在改編中國傳統的宗教元素的同時,也體現出新自由主義思潮對中國當代流行文化的影響。在這部小說中,真人類帝國代表著與傳統修真升級流相似的修真文明體系,而主角李耀身處的星耀聯邦則代表著另外一種修真文明,該文明理念中有一條是“強者需要保護弱者”,即修真者的修煉不僅僅是對力量無止境的追逐,也具有匡扶弱小的道德追求。小說中關于星耀聯邦的設定及其在與真人類帝國戰爭中的勝利,體現了新一代青年對新自由主義價值觀的反抗,在網絡文學所建構的想象世界中,他們試圖建立一套具有超越性的新的價值體系。這種建構價值體系的沖動,在過去十年的不少網絡文學作品中閃爍,不斷重塑著傳統網絡文學類型,賦予其新的內涵。

      過去十年,除了“男頻”傳統類型有了重大突破外,“女頻”網絡文學類型也呈現出新的面貌,其中最為突出的就是“大女主”敘事的“走紅”以及隨之帶來的對傳統瑪麗蘇、白蓮花類型網文的反撥。2012年以來,隨著《甄嬛傳》《羋月傳》《楚喬傳》等由網絡文學大IP改編的影視劇的熱播,大女主敘事一時間成為吸引女性觀眾,獲得更高收視率以及影響力的密碼。這種IP選擇的偏好也反過來影響了女頻作者的寫作,性格獨立、具有智慧的女強人形象成為新的創作熱點?!赌咎m無長兄》《大英雄時代》《將軍在上我在下》等一系列“女強文”擁有了超高人氣。

      除了女強文的井噴,女頻小說中還出現了大量反瑪麗蘇、反白蓮花的作品,例如《和瑪麗蘇開玩笑》《退散吧,白蓮花》等小說。這些作品破除了以往女性角色依靠獲得男性寵愛來推動自我發展、完成自我實現的模式,并對過去女頻網絡小說中基于主流價值觀形成的純潔善良、任勞任怨的女性形象進行了重塑。這些小說中的女性獨立自主、敢愛敢恨,在面對不公平的境遇時勇于反抗,成為深受女性讀者歡迎的女頻網文類型,形成了一股網絡女性主義的思潮。學者、作家莎拉·貝內特-韋瑟(Sarah Banet-Weiser)曾在其著作中指出了流行文化中女性主義與厭女情緒并存的矛盾性。在過去十年的女頻創作中,也存在著類似的矛盾。即女強、反瑪麗蘇、反白蓮花等網文類型的出現與走紅,既是新時代女性試圖掌握女性形象定義權的表達,又是在被資本深度掌控的網絡文學產業中,資本逐利之下的商業選擇。身處這樣的矛盾中,女頻網絡文學的作者和讀者與文學網站、主流文化、社會思潮展開了深入互動,網絡女性主義在互動的夾縫中生長,而女頻網絡文學類型的發展變遷既是這種互動與生長的載體,又為其提供了未來。

      網絡小說的二次元化

      2015年前后,網絡文學開始向“二次元”方向轉型。隨著起點中文網與晉江文學城紛紛開辟“二次元”“輕小說”等分類,“二次元”文化與網絡文學實現了深度的融合。這一變化對網絡文學乃至整個中國當代文學都有著深遠的影響,意味著后現代文化已經融入網絡文學這一自下而上生長的場域中,逐漸成為當代中國流行審美中的一部分。

      不同于傳統網絡小說對故事情節的重視,“二次元”網絡小說深受日本動漫文化、輕小說以及游戲文化的影響,以“玩?!薄巴虏邸薄澳X洞”等為主要特征?!岸卧本W絡小說的作者從各類與人物和情節相關的元素中提取自己感興趣的部分,在創作中對這些元素進行組合、拼貼與重復,借此獲得同樣喜歡這些元素的讀者們的青睞。學者邵燕君認為,這種創作方式展現出網絡文學創作的“數據庫化”,即日本小說家、學者東浩紀所描述的,“從現代社會往后現代社會發展的潮流中,我們的世界觀原本是被故事化且電影化的世界觀所支撐,轉為被資料庫式的、界面式的搜索引擎所讀取,出現了極大的改變”。在這種數據庫創作的模式下,讀者們對網絡小說的偏愛,不再來自于小說本身所塑造的人物以及構思的情節,而來自于他們對小說中各種元素的喜愛。正如有學者所說,讀者對“二次元”網絡小說的消費不再如傳統網絡文學一般,是對其創意的消費,而是對數據庫中各種要素的消費。

      “二次元”網絡文學的誕生,既是網絡文學中“粉絲經濟”深化的表征,又成為其進一步發展的推手。不同于傳統網絡文學,“二次元”網絡文學的讀者都是被小說中自己鐘愛的元素所吸引,作者與讀者的關系不再是創作者與閱讀者的關系,而是對同樣元素滿懷熱情的“同好”之間一種惺惺相惜的分享。因此,“二次元”網絡文學的讀者更愿意為這些作品進行打賞和推薦,使得近些年來優秀的“二次元”網絡文學往往會成為網絡熱門作品,這也反過來推動了更多作者加入此類作品的創作行列。例如愛潛水的烏賊創作的《詭秘之主》,成為2020年網絡文學的“現象級”小說,而《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從前有座靈劍山》等小說,也屢屢創造新的網絡文學紀錄,其IP所改編的漫畫、游戲、電視劇等衍生創作也取得了較好的成績。這些作品的“走紅”既體現了網絡文學內部由“讀者社群”到“飯圈文化”的轉變,也昭示著“Z世代”逐漸走向成熟,開始參與中國當代流行文化審美的建構。


      上一篇:聚焦“Z世代崛起與網絡文學新發展”
      下一篇:沒有了
      丰满的少妇XXXXX青青青,八戒八戒视频在线WWW观看,在线观看AV永久免费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