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的少妇XXXXX青青青,八戒八戒视频在线WWW观看,在线观看AV永久免费手机

    <nav id="fdzhq"></nav>
  1. <tr id="fdzhq"><span id="fdzhq"></span></tr>

      <wbr id="fdzhq"><pre id="fdzhq"></pre></wbr>
    1. 四川作家網 > 新聞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這十年:追風時代,砥礪前行
      來源:文藝報 | 歐陽友權 編輯:梁曌 時間:2022-09-26

      漢語網絡文學短短30年間,便以其特有的高效生產模式及其巨大體量領冠全球,打造出世界網絡文學的“中國時代”。今天,當我們回溯網絡文學發展歷程時你會發現,與此前相比,近十年的網文行業增長勢頭不減,但其內在構成、外在形態及其各關聯要素卻發生明顯變化,在價值賦能、作家迭代、行業治理、版權衍生、跨境傳播和理論批評等諸多方面,均出現深刻改變。新時代的網絡文學,正擔負起歷史使命,匯聚創新力量,在主旋律和精品化的文學賽道上砥礪前行。

      一、價值賦能,創作轉型

      新興的網絡文學聚焦“國之大者”,在正確價值觀引導下,我國的網絡文學出現了覆蓋整個行業的調適與轉型。

      中國網絡文學是伴隨改革開放的歷史變革和網絡傳媒快速普及的雙重背景下得以快速崛起的。黨的十八大以來,網絡文學創作與傳播借力4G、5G商用的技術加持,釋放出巨大活力。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成為網絡文學價值賦能的精神光標。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改變了文藝形態,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藝類型,也帶來文藝觀念和文藝實踐的深刻變化?!薄拔覀円獢U大工作覆蓋面,延伸聯系手臂,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他們,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團結、吸引他們,引導他們成為繁榮社會主義文藝的有生力量?!?015年10月3日,中共中央出臺的《關于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提出“大力發展網絡文藝”“讓正能量引領網絡文藝發展”。自此,新興的網絡文學聚焦“國之大者”,校準歷史方位,有了清晰的時代坐標——以文化強國建設為使命擔當,以人民立場彰顯文學力量,使自己成為社會主義文藝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正確價值觀引導下,我國的網絡文學出現了覆蓋整個行業的調適與轉型。

      首先是文學品質的提質進階,從追求數量增長向提升質量轉變。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統計報告,十年前(2012年底),我國網民規模為5.64億,網絡文學用戶2.33億;2022年2月25日發布的第49次統計報告的數據為:我國網民規模達10.32億,網絡文學用戶規模5.02 億,占網民整體的48.6%。十年間上網用戶增加4.68億,而網絡文學用戶增加了2.69億。再看作家作品方面,據中國作協網絡文學藍皮書和第五屆中國“網絡文學+”大會發布的網絡文學發展報告統計,截至2020年底,我國文學網站平臺儲藏的網絡原創作品累計達2905.9萬部,網文作者超2130萬人,各原創文學網站日均更新字數超1.5億,全年累計新增字數超500億字。如果加上免費閱讀投放的作品,年新增作品的字數將更為驚人。

      不斷增加的作品存量與增量,讓網絡文學成為“文學會客廳的大象”,社會關注度很高,同時也存在“多而不優、大而不強”的隱憂。為此,國家廣電總局出臺的《關于推動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實施精品工程”“把內容質量作為網絡文學的生命線”。從2015年開始,中國作協每年發布網絡小說排行榜,并設置網絡文學重點選題指南;國家廣電總局舉辦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實施“優秀現實題材和歷史題材網絡文學出版工程”。通過一系列舉措,網文行業逐步樹立起高質量發展的精品意識,作品質量有了明顯提高,不斷朝向精品化、主流化邁進。

      創作轉型的另一個表現是現實題材作品大幅增加。在主流價值觀引導下,網絡文學日漸擺脫“玄幻滿屏、一家獨大”的偏狹視野,開始關注時代、關注社會、關注民生,讓創作向著億萬人民的偉大奮斗敞開,向著豐富多彩的社會生活敞開,全方位展現新時代的精神氣象,現實題材作品呈“整體性崛起”之勢。據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統計,2021年全國主要文學網站新增現實題材作品27萬部,同比增長27%,現實題材作品存量超過130萬部。在各大網站平臺發布的年度新作品中,現實題材占60%以上。中國共產黨百年奮斗歷程、改革開放、脫貧攻堅、奮斗創業、科技強國、鄉村振興、逆行抗疫等成為表現熱點,涌現出《大國重工》《明月度關山》《浩蕩》《朝陽警事》《北斗星辰》《何日請長纓》《共和國醫者》等眾多優秀之作?,F實題材創作加持的品質結構優化,正助推網絡文學邁入“品質化創作”的發展軌道,以特有的文化符號追風時代、賦能社會。

      二、作家迭代,青春發聲

      近兩年新增的作者大多為“Z世代”,他們對網絡媒體天然的親和力和對當下生活的敏銳感知,讓創作群體迎來“95后”時代。

      近十年來,網絡作家隊伍一直保持增長勢頭,呈現出“70后”“80后”“90后”和“00后”作家“四代同屏”、代際疊加且迭代加速的喜人景象。有數據顯示,我國500余家文學網站聚集了超千萬網文寫手,其中簽約作者近百萬人。近兩年新增的作者大多為“Z世代”,他們對網絡媒體天然的親和力和對當下生活的敏銳感知,讓創作群體迎來“95后”時代。另據中國社科院《2021中國網絡文學發展研究報告》的數據,2018年以來實名認證的新作者中,“95后”占比達74%。閱文集團2021年新增作家中,“95后”超八成,網絡作家“十二天王”中近半數為“95后”,2021作家指數TOP1000的新面孔中,“95后”占三成,當年新晉大神作家中四分之一是“95后”。為培養青年作家,閱文集團成立“閱文起點創作學堂”,推出億元“青年作家扶持計劃”,提出“三個一倍”舉措,即三年以內30歲以下青年新增簽約作家數量翻一番、稿酬翻一番、新晉大神翻一番。中文在線成立網絡文學大學培養網絡作家,番茄小說推出“星海計劃”,扶持青年原創作家成長成才。這些措施取得了明顯效果,一批青年作家脫穎而出,賣報小郎君憑借一本《大奉打更人》,不僅在起點長期霸榜,還獲得閱文集團2020年網絡文學“十二天王”稱號;會說話的肘子的新作《夜的命名術》均訂破10萬,并打破最快10萬均訂記錄;老鷹吃小雞憑借《萬族之劫》以單月月票超41萬的成績刷新網文月票史記錄。言歸正傳、囧囧有妖、檸檬羽嫣、懿小茹、葉非夜等“新生代”作家的作品登上各類網絡文學榜單。

      網絡文學的社會傳播力和文化影響力彰顯了網絡作家的貢獻,也提升了他們的地位,不僅完成了從“寫手”到“作家”的轉變,那些卓有成就的作者還步入“主流文學”殿堂,先后有400多位網絡作家獲得了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身份。2011年11月,在中國作協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唐家三少和當年明月當選為中國作協全國委員會委員;2018年5月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名單中,有天蠶土豆、阿菩等9位網絡作家入選;2021年12月第十屆作代會又有風御九秋、馬伯庸、血紅等17位網絡作家當選。近年來,有一批網絡作家當選全國或省區市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或青聯委員,這表明網絡作家的社會認可度已經從“文學”身份拓展到社會公共領域,開始躋身“社會主流”?,F在,全國已有省級網絡作協20家,各級網絡文學組織近200個。各地采取多項舉措,加強對網絡作家的服務引導和業務培訓,僅2021年全國舉辦的線上線下網絡作家和相關人員培訓就達3480人次。各網站平臺也十分重視網絡文學人才培養,如中文在線的網絡文學大學已培育8萬余名學員,閱文集團的“起點創作學堂”舉辦“網絡作家卓越班”,番茄小說推出“星海計劃”,扶持原創作家等等。湖南、上海、海南等地為網絡作家開放專業職稱評審,讓網絡作家享受到傳統作家的平等待遇,對自己的職業選擇感到有信心、有尊嚴、有奔頭。

      三、行業治理,生態優化

      內容的豐富和功能的多元,也讓網絡文學的行業生態出現良莠并存或價值偏失現象,針對這些行業亂象,為打造凈朗的網絡空間,黨和政府采取多項措施,加大治理力度,以改善和優化網絡文學生態。

      網絡文學發展的高速度和產能的大體量,使它不僅成為一個新興的文學生產與傳播行業,還是一種泛娛樂消費的內容源頭和新型文創產業,對人們的日常生活形成了廣泛滲透。與此同時,內容的豐富和功能的多元,也讓網絡文學的行業生態出現良莠并存或價值偏失現象,那些同質化、格調不高或導向偏差的作品,影響了網絡文學的聲譽。部分作品存在洗稿、融梗、跟風寫作現象,還有抄襲盜版、畸形審美、不良亞文化滲透,以及“三俗”和歷史虛無主義等,已經干擾了網絡文學的健康發展。在網文IP分發的泛娛樂領域,流量至上、偷稅漏稅、“飯圈”掐架,以及偶像膜拜、水軍控評等污染了網絡空間。有的網站平臺壟斷版權,或簽訂“霸王合同”,廣告分成數據不透明,行業管理機制不夠健全,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對內容審核和傳播環節把關不嚴,有時為了經濟利益放棄社會責任,給網絡文學環境和青少年成長帶來負面影響。針對這些行業亂象,為打造凈朗的網絡空間,黨和政府采取多項措施,加大治理力度,以改善和優化網絡文學生態。

      首先是建立健全政策法規,確保行業治理有法可依、有規可循。從2011年文化部頒布《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開始,國家陸續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政策法規文件,如《國務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的修訂》(國務院,2013年)、《國務院關于〈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的修訂》(國務院,2013年)、《關于推動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2014年)、《關于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中共中央,2015年)、《關于加強網絡文學作品版權管理的通知》(國家版權局,2016年)。2017年國家版權局實施電子版作品登記制度,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制定了《網絡文學出版服務單位社會效益評估試行辦法》,并發布評估指標和計分標準。隨后,新聞出版署、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出臺《關于開展網絡文學專項整治行動的通知》(2018),國家網信辦出臺《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2019),國家新聞出版署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網絡文學出版管理的通知》(2020),中宣部等五部門發布了《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中宣部出臺《關于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2021),中國作協制定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文學工作者職業道德建設的意見》(2021)等。

      在市場治理上,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舉措。一是加強網絡環境治理,如2010年開始的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專項治理的“劍網行動”,2011年開始的凈化網絡環境專項行動——“凈網行動”,有效整治了網上有害信息和不良內容。二是作品內容治理。根據新聞出版署和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關于開展網絡文學專項整治行動的通知》精神,嚴肅處理了一批傳播低俗網絡文學作品行為,查處了傳播惡搞紅色經典、抹黑革命英雄、解構歪曲歷史等網絡文學作品的不法分子;下架了那些充滿低俗、庸俗、媚俗內容的網絡文學作品;查處淫穢色情文學網站平臺和網絡文學作品,斬斷利益鏈條,屏蔽淫穢色情文學網站;還依法查處了涉嫌侵權盜版的文學網站。網絡文學行業也應聲而動,2020年底,136位網絡作家聯名簽署《提升網絡文學創作質量倡議書》,主動提出要堅持正確的創作導向,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抵制“三俗”,強化社會責任感,積極弘揚正能量,打造網絡文學的綠水青山。閱文集團、掌閱科技、中文在線、縱橫、晉江、連尚等文學平臺紛紛開展自查自糾,整改落實,以制度建設營造風清氣正的良好環境,整個行業的生態得到明顯優化,呈現出良性發展態勢。

      四、IP分發,市場衍生

      網絡文學IP分發打造的媒介融合新業態,既是新媒體文化服務的重要供給側和文化建設的生力軍,也催生了網絡文學行業的格局變化與職能提升。

      數字化技術傳媒助推文學生產、傳播、轉換所形成的強大的市場“溢出效應”,讓網絡文學既賦能閱讀市場,又以內容衍生形態開辟新的泛娛樂文化產品,在不斷延伸的傳播半徑上把線上消費與線下經營結合起來,實現文學內容的多版權轉讓、多渠道開發、多媒體傳播,讓網絡文學成為泛娛樂產品的內容源頭。黨的十八大以來,網絡小說轉換形態,大踏步進入視聽音影領域,成為影視改編和文創產品的“金礦”。2012年,陳凱歌把網絡小說《請你原諒我》搬上熒幕,取名《搜索》,艾米的網絡小說《山楂樹之戀》繼張藝謀將其拍成電影后,又被拍成同名電視劇播出;2013年,辛夷塢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鮑鯨鯨的《失戀33天》被改編為影視作品,斬獲亮眼票房;2014年的影片《小時代》等,都是改編自網絡小說。2015年后,“網文IP”成為行業熱詞,網絡文學版權分發,打通了線上與線下、文學與泛娛樂(影視、游戲、動漫、演藝、出版、聽書、文創、周邊等等)的利潤通道,成就了網絡文學產業鏈和產業集群的業績飆升,形成中國獨有的“文-藝-娛-產”一條龍營銷格局,創造了新型的網絡文學產業。有統計表明,我國網絡文學IP的改編總量達8059部, 僅2021年,網絡文學IP改編影視劇目就超過100部,在總播映指數前十的劇目中,網絡文學IP占到六成;網文IP改編的國漫作品30多部,占全年新上線動漫的50%左右;微短劇授權改編新增300余個,同比增長77%;劇本殺進入年輕人娛樂潮流選擇的前五名,選擇用戶占比達36%;主要網絡文學網站IP有聲授權改編近8萬個,成為目前網絡文學存量與增速最大的IP類別。

      網絡文學IP分發打造的媒介融合新業態,既是新媒體文化服務的重要供給側和文化建設的生力軍,也催生了網絡文學行業的格局變化與職能提升。

      首先是拉動文娛和文創需求,形成網文行業的“下游倚重”趨勢。由于線上訂閱用戶止增的“天花板效應”,以及免費閱讀和短視頻的沖擊,許多文學網站平臺經營不得不把重點移位至更廣闊的線下版權市場,將文學內容轉換為視聽產品已成為行之有效的驅動戰略,上游負責打造優質IP內容,下游延伸產業鏈以形成“長尾效應”,正重塑行業新常態。這幾年,影視、游戲、動漫、聽書“飄紅”的產品,其內容大多是來自網絡小說。如影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古董局中局》,電視劇《慶余年》《贅婿》,國漫《星辰變》,2D動畫《大王饒命》,游戲《誅仙》《斗破蒼穹》,劇本殺《步步驚心》《鬼吹燈》,有聲書《最強兵王》《大奉打更人》,還有網文影視劇與短視頻融合的精彩“微短劇”等等,無不是網文IP成功開發的見證,充分彰顯“下游倚重”的新變化,也給了行業選擇“大文娛”賽道的信心。

      其二,開發精品,在“制作精良”上做文章。網文作品的視頻衍生,IP內容是基礎,改編質量是關鍵,“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三位一體,不可分割。要實現IP開發績效最大化,需要避免兩種情況,一是“魔改”,二是粗制濫造。前者是對一個既有的作品進行有違原作意圖的大幅度修改,甚至是錯改、誤改或偏改,結果是原作者、原著粉或路人粉都不買賬,造成改編失敗或效果不佳。后者則未能遵循二度創作的藝術規律,或缺乏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或因急功近利而導致作品質量低下,“撲街”市場。近年來的口碑之作如《慶余年》《贅婿》《司藤》《隱秘的角落》的成功,正說明“制作精良”是IP開發的不二法門。

      還有,結盟影視,整合資本,形成IP市場的“虹吸效應”。把文學原創、影視制作、傳播渠道整合為一個融媒體平臺,實現內容生產與版權衍生的互動與借力,可以達成“1+1大于2”的增值功效。2020年10月,閱文集團整合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三個影視主體結盟為互動共生的“三駕馬車”,把強大的文學內容儲備、影視制作能力和騰訊的傳播力、用戶資源,整合為一個IP生態業務矩陣,為IP分發、市場衍生做出了成功示范。晉江文學城與B站的戰略合作、番茄小說與抖音聯手、字節跳動入股掌閱科技、米讀與微視和芒果等視頻平臺充分聯動等,說明“文影聯動”正成為行業的新風口。

      五、跨境傳播,文化延伸

      中國網絡文學能夠仗劍出海,跨境遠行,直接原因是基于中國文化好故事的藝術魅力和網絡文學拓展海外市場的行業需要,而支撐網文出海的內在動力則是源于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日益增強的經濟實力、文化自信和國際傳播力。

      網絡文學走出國門實現跨文化傳播是中國文化“走出去”的一大亮點。2012年前后,我們的網絡小說率先開始通過線下圖書版權市場輸出到越南、泰國、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隨之,線上的鏈路延伸逐漸從亞洲走向北美,并迅速向歐洲、非洲、拉美拓展,目前已覆蓋到全球五大洲的大多數國家和地區。據2021年中國作協發布的《中國網絡文學國際傳播發展報告》統計,我國已向海外傳播網文作品10000余部。其中,實體書授權超4000部,上線翻譯作品3000余部,網站訂閱和閱讀App用戶1億多,形成了全方位傳播、大縱深推進、多元化發展的網文出海格局。

      回顧十年來中國網絡文學跨文化傳播歷程,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首先是文字譯介階段,從早期的實體書譯介到后來的線上外譯推介,構成網絡文學跨境傳播的基礎。如由外國譯者創辦的中國網絡文學英譯網站Wuxiaworld、Gravity Tales、Volare novels、Novel Updates,俄語翻譯網站Rulate、法語翻譯網站Fyctia等。2015年,起點中文網成立的“起點國際”(Webnovel),是中國網絡文學對外門戶網站,現已上線作品20余萬部,用戶超過7300萬,有海外作者11.5萬。其他如中文在線、掌閱科技、晉江文學城、星閱科技、推文科技、點眾科技、咪咕數媒、縱橫文學、小說更新網等網站平臺,也都在網文出海領域貢獻了自己的業績。隨著優質IP改編的升溫和融媒體日漸普及,中國網絡文學的跨境傳播進入多媒體輸出階段——通過把網文改編的視聽產品輸出到他國,實現中國網絡文學的多形態N次傳播。具體做法是直接將中國的網文IP改編作品賦權海外,以影視、游戲、動漫、有聲等多種形式,實現全媒體、跨語言、跨文化傳播。網文出海的第三個階段是從作品傳播走向生態模式輸出,即把中國網文創作、傳播、線上經營和IP內容跨界分發的完整生態,整體性輸出到國外。如輸出原創模式,起點國際開放原創功能,吸引和培育20多萬名海外作者用他們的母語寫作,原創作品達37萬部;然后是輸出付費閱讀機制,為海外讀者量身打造付費訂閱、打賞、月票等線上消費機制;還有輸出翻譯模式,建立了一套職業譯者的管理模式。從作品傳播到模式輸出,不僅讓中國網絡文學在海外“落地生根”,還將其從“授人以魚”提升至“授人以漁”的新階段。

      中國網絡文學能夠仗劍出海,跨境遠行,直接原因是基于中國文化好故事的藝術魅力和網絡文學拓展海外市場的行業需要,而支撐網文出海的內在動力則是源于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日益增強的經濟實力、文化自信和國際傳播力??梢哉f,網絡文學的強大吸引力是我國綜合國力的“文學表情”,是中華民族文化軟實力的生動呈現。網絡文學面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綻放的文化魅力,傳遞了中國價值,向世界展現了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成為宣傳中國、傳播中華文化的一張名片。近日,英國的大英圖書館將《大國重工》《贅婿》《第一序列》等16部中國網絡小說收錄到中文館藏書目,正是對中國網絡文學價值和影響力的一種認可。

      六、理論拓進,評論升溫

      網絡文學的理論突進和評論升溫,有助于發揮網絡文學價值引導、精神引領、審美啟迪作用,促進網絡文學創作提升精神高度、文化內涵和藝術價值。

      與繁榮的網絡文學創作相比,網絡文學批評相對薄弱,理論關注度較低。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出要“抓好網絡文藝創作生產,加強正面引導力度”“打磨好批評這把‘利器’,把好文藝批評的方向盤”,自此,網絡文學理論與評論開始升溫,傳統“學院派”批評、傳媒批評、網民的在線評論,三股力量同時對網絡文學發聲。全國社科規劃辦把網絡文學納入國家社科規劃項目,《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國社會科學報》《文藝報》《中華讀書報》等紛紛設置網絡文學評論專欄,積極介入文學現場,發揮評論的導向作用?!吨袊鐣茖W》《文學評論》《文藝研究》和其他文學類、人文社科綜合類學術期刊也為網絡文學研究成果發表提供版面。據《中國網絡文學年鑒》等相關資料統計,截至2021年底,我國已出版網絡文學理論評論著作173部。經中國知網查詢(截至時間:2022年9月12日15∶17),以“網絡文學”為關鍵詞的論文總數為6305篇,以“網絡文學”為篇名的結果為4111篇,以“網絡文學”為篇關摘(篇目、關鍵詞、摘要)的結果為11677篇,以“網絡文學”為全文的結果為51322篇,可見網絡文學理論評論成果的數量十分可觀。

      從研究的問題看,近十年網絡文學理論研究涉及的范圍十分廣泛,探討最多的主要集中在以下這十個方面的問題:

      (1)網絡文學基礎原理研究;

      (2)網絡文學起源、發展及現狀研究;

      (3)網絡作家作品和網站平臺研究;

      (4)網絡文學評價體系與批評標準研究;

      (5)網絡文學現實題材與文學類型研究;

      (6)網絡文學經典化與高質量發展研究;

      (7)網絡文學商業模式與IP轉化研究;

      (8)網絡文學海外傳播與跨文化研究;

      (9)數字人文、人工智能與網絡文學算法研究;

      (10)網絡文學政策法規與版權管理研究。如果說,網絡文學基礎理論研究是以線下學院派在平面媒體發表的成果來體現,那么,針對網絡作品評論的主陣地則是在線上。文學網民的在線評說參與者眾,針對性、互動性強,如百度貼吧、知乎和豆瓣論壇、本章說App、彈幕和各類自媒體上的即興發帖、點贊吐槽,已構成網絡文學批評的一道熱鬧的風景,它們可以形成評論的“話語場”和粉絲之間的“趣緣圈層”,對網文創作產生直接的干預作用,也會對網文作品的傳播和消費產生影響。

      網絡文學的理論突進和評論升溫,有助于發揮網絡文學價值引導、精神引領、審美啟迪作用,有說服力的理論和有戰斗力與影響力的批評,能促進網絡文學創作提升精神高度、文化內涵和藝術價值,把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優秀作品推介給讀者;也有利于研判網絡文學發展趨勢,總結網絡文學發展的經驗教訓,推動網絡文學的主流化、精品化和經典化。與此同時,剛健有為的理論與批評還有助于把好文藝評論方向盤,清理和抵制那些光怪陸離、荒腔走板的東西,用正確的思想、價值和輿論導向,激濁揚清,甄辨優劣,逐步建立網絡文學的評價標準和話語體系,推動我國網絡文學的健康繁榮發展。



      丰满的少妇XXXXX青青青,八戒八戒视频在线WWW观看,在线观看AV永久免费手机